新闻观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资讯 > 投研视点 > 正文

变革时代,结构为先

日期:2016-08-09   作者:赵健

回顾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近40年的高速增长,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改革开放后的生产力释放,这直接推动了之后十几年的持续增长;第二阶段可以粗略的认为从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到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98年的住房商品化改革、国企改革以及本世纪初加入世贸组织,多种有利因素共同导致了经济增长的黄金时期;而在08年金融危机后的第三阶段,以信贷扩张为特征的经济整体加杠杆,进一步推动了基建和地产的繁荣,但同时,整体债务与GDP的比值从08年的154%上升到2015年的249%。

一方面2015年中国经济总量已经达到68万亿元人民币,成为全球第二个超越10万亿美元的国家,占到全球经济体量的16%,另一方面虽然基本为内债,但整体债务规模已经在世界主要国家中名列前茅,信贷扩张推动投资增长的经济模式难以为继,经济L型增长的趋势已经逐步成为共识。同时,从全球来看,经济增长乏力,世界不稳定因素增加,低利率宽货币将有可能成为未来一段时间的常态。

基于以上宏观判断,我们对下半年市场不过度乐观,但也并不悲观,相对看淡市场的总量性机会,更加关注结构性机会:第一,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普通居民在性价比优异的消费品、医疗、教育上的支出持续扩大,我们看好医疗、教育服务中的模式创新者和消费品中的强势品牌;第二、政府支持的智能制造行业,战略产业的进步没有捷径,唯有大量的资本和人力投入,这些行业将长期享受政策红利和财政支持,半导体产业、军工产业、新能源汽车等行业在未来一段时间仍然会景气向上;第三,受社会资本青睐的科技创新行业,随着中国与世界,尤其是中美科技创新的同步性加强,依托中国庞大人口的天然优势,在互联网、汽车电子、消费电子等领域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本土创业企业,我们相信未来必定有强者脱颖而出;第四,低利率的环境和全球性的货币宽裕可能导致部分资源品和农产品的涨价,而供给和需求的短期错配也会加剧这种上涨。

同时,在稳健的核心原则下,我们也同样关心市场可能存在的风险,这包括:第一、美国加息预期和英国脱欧进展对货币宽松环境的影响;第二、国内经济的去杠杆过程,这可能对今年四季度及明年上半年的增长造成一定挑战;第三、市场本身估值因素的消化过程。以上三点相互作用,更需要结合对中观产业和微观个股的深入研究,我们将更加审慎的评估和跟踪这些风险因素。

在经济可能长期处于L型增长的背景下,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关注经济结构的变化和商业模式的创新,也更加放眼世界,关注他国的发展历程和科技创新,寻求结构变化中的持续机会,审慎考量其中的风险收益,恪尽职守,履行受托责任,为投资人争取稳定持续的回报。